基尔伯特·贝什米特

普厨,坚定独普万年不动摇。
APH主食独普,吃的下米普,恶友普
MHA吃切爆,可以接受all爆
es站稳零晃不动摇
偶尔吃吃雪燐
圈名:镜斩

胃痛的要死了,喉咙也好痛,好像还有点烧。明明本大爷没乱吃东西也没干什么事啊。还好是在家里,要是在学校,本大爷又要跟体育老师请假,呆在教室里睡上那么一节课。本大爷光是上个月就请了三次假了。体育老师我对不起你。本大爷也不想去医院啊,小时候一直要去挂水,左手右手甚至是脚上满是针孔的感觉,本大爷再也不想体验到了!我还是安静呆在家里吃药吧。

以上为本文脑洞的来源。其实跟本文没多大联系。只是想写病弱的普爷。

基尔伯特从小就体弱多病,与此相对的,他异常活泼,顽皮。贝什米特夫妇喜忧参半。
不久,他们又迎来了第二个儿子。
他们的两个儿子简直像两个极端,一个冷静似水,一个热情如火。虽然水火相克,但他们的关系却比一般的兄弟还要好。
其实一开始,路德维希并不是很喜欢基尔伯特,毕竟他们俩性格相差实在太大了。
让路德维希改变他的想法的,是那一次。
校园欺凌。尽管学校一直都有加强巡查,但还是会有一些漏网之鱼。
“喂,小子,不想被揍的话就把钱交出来。”带头的不良少年叼着烟,漫不经心地威胁着。
“我没有钱。”蓝瞳的少年不知是故作镇静,还是性格本就如此,他没有表现出意思慌乱。
“那你就是想被揍喽?”不良掐掉口中的烟,抬手就向路德维希挥去。
他才挥到一半就被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人紧紧地抓住了手臂。
“敢勒索本大爷的弟弟,你是想死吗?”来人快速地踹向不良的裆部,立刻带着弟弟跑回教学楼。
“哥哥,你没事吧?需不需要去保健室?”望着旁边气喘吁吁,脸色发白的哥哥,路德维希不禁有些担心。
基尔伯特摇了摇头,“没事,暂时不用。”
“哥哥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那里呢?”路德维希很不解。
“当然是感觉到本大爷的弟弟有危险了啊。本大爷可要好好保护West呢,毕竟本大爷是West帅气的哥哥啊!”基尔伯特一脸自豪。
“谢谢哥哥。”
金发少年腼腆的笑容是支持白发少年勇敢地生活下去的精神动力。
“就像天使一样。”基尔伯特结束回忆,头转向路德维希的方向。
“哥哥......”如今早已成年的路德维希泣不成声,只是无助的握着躺在病床上的哥哥的手。
“呐,West,可以再让本大爷看一次吗?你的笑容。”白发青年露出略带歉意的笑。
“你想看多少次都可以...求求你,不要走...”路德维希尽力扯出笑容,近乎哀求着。
“果然,本大爷的West...最可爱了...kesesese...”他最后留给弟弟的,是平常那张狂的笑。
一年后的某天,路德维希又在翻看基尔伯特生前的日记。泪水差一点就打湿了笔记本。他慌乱的擦掉眼泪,却莫名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。
“West...”身后的人不知该说什么,踌躇了不久才喊出一个昵称。
路德维希怀疑自己听错了。直到他转过身,看到那熟悉的一抹红色,他才相信自己的耳朵没有出问题。
“哥哥!哥哥...”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,只是紧紧地搂住朝思暮想的人。
“West,本大爷在,本大爷一直都在这里。”基尔伯特也搂着自己最亲爱的弟弟,轻抚他的脊背,就像小时候在他伤心时哄他一样。
“West,本大爷不会再离开你了,本大爷要永远和你在一起。”基尔伯特不变的容颜上满是坚定。
“嗯!”
就像小时候一样,金发青年的笑容,仿佛像天使...不,比天使还要美好。
end

评论(5)

热度(34)